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

淫幻天魔皇10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作者:元阳
又写完一篇了,幻奇之作,希望大家回帖鼓励!我才有力量继续加油呀!

旭日耀目,床上的龙族魔法师彭单,再尝透我粗犷的大鸡巴带来的欢愉,癡癡地搂着我问:「主人失蹤了千百年,我找尽天崖海角也,以为您已形神俱灭了!正失望之叹,主人又回归圣玆亚大陆上了;可以使我再享受那蚀骨的快感,真是令人兴奋啊!………」
在我疯狂享受彭单时,冷松城的皇宫的另一处,青常女皇邝美人与清丽窈窕的宰相周惠敏,正诧异地研究女儿江药林被肏得肿红的小嫩穴儿;她向女儿问:「林儿,妳肯定在树林内强姦妳的是个男子?可知在圣玆亚大陆上男人已消失了五十多年了?不会是魔族妖邪化身作弄妳吧!」
江药林玉腿张开,露出粉白无毛的玉户说:「母皇,我们清楚感到那狂人胯下的阴茎是真实的,绝不是妖术幻化的假东西,他不单将我及卫蓝与卫丝身上三处全捣过,还将我们的阴毛剃光了。」
周惠敏玉手抚探完了卫蓝与卫丝的玉隙儿,充满奇异地向邝美人说:「女皇陛下,我检查之下公主三人的小穴非常奇怪,肉穴紧凑得如未经开苞调教一样,但探指进入却感到处女膜已不存在;照她们说三天前被一根粗如婴孩手臂的阳具肏插过,肉穴被撑张、应该受了极大创伤,没有理由如此紧窄,连我的小指都差点不能探进去的。」
青常女皇忧心忡忡地问:「会不会魔族妖人,不甘受压了千多年,阴谋对统治大地的圣、神二族反抗,用幻术使我们误以为圣玆亚大陆上还有男人,引起五国争夺大战,从中可得到利益,建立她们的立脚点。」
周惠敏用心想了一会,才对邝美人说:「女皇陛下,此事相当诡奇,需详细查勘清楚,我认为暂不应惊动圣灵女大祭司-殷妮、神通女大祭司-李美风两尊者;否则是一场误会,并无发现有男子在圣玆亚大陆上,就会被其他女皇耻笑一番了。」
这晚青常女皇全身赤裸裸的躺在,她细长的眉睫毛,半闭着的神色迷离的美目,完美柔滑的脸庞,高挺的鼻子和那张微微张开的火焰般炽烈的红唇,一排雪白的皓齿若隐若现,将娇腴的玉体任由清丽的周惠敏舐吮;周惠敏嫩白修长的娇躯,也是一丝不挂的,飘逸出尘的脸容,挺秀的玉乳配衬窈窕的身形,真是像一个令人心颤的仙女般。
啊!但她胯下竟含吞着一根假的粗犷大阳具,像一个男子般;看来她俩正想享服双头假阳具互相推肏的欢愉,故房子里充斥着荒淫的喘息声音,………
「啊!………啊…啊……噢…好爽…啊!…姊姊的…淫肉穴…快……快溶化了…噢……啊……惠敏!…啊……啊…啊…快……快用力……捏…姊姊…的阴蒂!…噢…姊姊…浪汁……快…要来了…噢…噢……」
周惠敏不理邝美人娇吟,继续用小舌向她柔嫩的阴蒂进攻,她知道女皇高雅外表里有多幺淫蕩,如不能令她高潮涌现,她发起的兇性会用双头假阳具疯狂地串插自己前后的小嫩窟儿呢!她吞饮了一口淫液,应开始肏操尊贵的女皇了,就将另一半的双头假阳具,狠狠地直捣插进黑毛覆掩的淫肉窿里。
「啊!…噢…噢…好美…啊!…惠敏…噢…噢……噢…噢……再用力……捣深点吧!噢……里面…很酥呢!…噢…噢……噢…噢……」
白玉造的双头假阳具淫秽地在两个浪穴中来回推插,冷傲的宰相周惠敏竟可如此淫贱、无耻,这样讨好青常女皇,可真令人大吃一惊。
正当两人沈醉在阴道传来的快感,大门被推开了,江药林带着我、彭单、李龙宜、梁洛思及卫蓝与卫丝进来;她身上两条黑色的丝带交叉着绕过她的纤长雪白的脖子,下面连着半透明的开胸露脐紧身衣,一对刚满涨的肉球没有胸围的遮蔽,高高向前突起,奶子轮廓被看得清清楚楚,特别是那两粒坚挺的乳头和旁边的乳晕;下身是一条低腰紧身短裙,说是短裙,其实那幺短也就什幺遮不了;其他美女身上衣物并不比她多呢!
「药林!妳怎能进来?彭单法师妳也在?…………」邝美人惊愕地问,忘了极羞耻的情况尽展露在陌生人眼前。
江药林娇纵地对母亲说:「皇母和宰相大人不用那无法减灭慾火的假阳具了,主人的神棒可令妳们欲死欲仙呢!那火灼的温暖比这死物的滋味,可不只万千 啊!………」
「哦?妳怎可以这幺说?想做什幺呢?……依麻可些…出现攻击!」美豔女皇转过身起来,用魔咒向我发动攻击。
大房 又出现结界,上百名浑身青色的皮肤布满纵横交错的伤痕的兽人,赤裸着上身,手中握着黝黑的、两面边缘都是恐怖的锯齿的不知名金属钢刀,盾牌嵌在他们的手臂上,正向我杀过来,手中一把把漆黑的长枪在月光下闪着寒光。
我止住忠心的女奴说:「妳们看着淫幻天魔皇重生后的威力;圣、神二族的魔法已不能阻止反抗本皇淫辱任何一人,夺取了邝美人的[幻淫天晶]后,两族的魔法师也不能避免,……这是魔族的幻法啊!圣洁的冷松一族又怎会懂得?圣灵女大祭司-殷妮知道吗?…幻冰之魔法-寒风怒涛斩!破!」
黄色的洪流如沙暴般沖向兽人,所过之处竟如巨大的钢刀一般,它们不可抵挡,顿时带着凄厉的呼啸声,一半的兽人连人带武器砍成碎片,夜幕中的鬼魅兽人们被吞噬,正残忍兇悍地挥动着武器,还来不及应战就化作千百邪灵幽魂,从我双手间激射而出的黄光融蚀,那些兽人变成无数黑光,闪烁飞舞着,一切皆化作暗黑邪魂的粮食。
黑光过后,足足过百平方米的结界空间被清空了出来,地面一片漆黑,犹如被烈焰烧焦。这时清丽的宰相周惠敏躲在邝美人身后,玉手导注一道暖流,她已无暇理会小嫩穴含咽着的假阳具了,先要消灭面前的敌人,才能保住自己贞洁的声誉。
余下的兽人摆出了随时準备应战的姿势,刚刚得到新力量,使它们全身散发出来的杀气,如寒潮般地向我再冲杀过来!然后它们将手中的银枪往地上倒插,银枪突然化作一对狂暴兇残的银龙,相互盘旋交错着向天升起,带着千万支如利箭般的银石锥,向高速旋转的我身体外黄色龙捲风袭击。
远看的我身旁有无数银色鬼火盘旋缭绕,一下维持着悬浮的火焰型态,一下又变化为虚幻的怨魂形象,阵阵凄厉嚎叫中在交错变化;但我口吐真言:「阿利次多力加恩………剿灭诸邪!」
下一瞬间,银龙变成六十六道带着腐蚀万物的死灵之气,奋力咬向我身体外的黄色龙捲,两种强猛暴烈的能量短兵相接!引发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,威力大到能将结界动摇;无尽邪恶的黑暗银色巨龙连根拔起,赤灼的爆风死命吹拂着、狂风愤怒地努吼着,在令人失去视力的强光及风暴之下,余下的兽人彷佛碎纸片一样被吹散出去,残留悲惨的声音:「怎幺回事?我的身子……」
结界也受不了这般能量,破碎而回复现实空间之中,青常女皇邝美人与美女宰相周惠敏却脱力地坐着喘嘘嘘。
我回首对骚媚苗条的狮鹫性奴江药林说:「妳应知道怎幺样讨我的欢心啦!由妳安排我去採取妳母亲的[幻淫天晶] ……」她柔顺地应允答道:「是!魔天皇陛下,我淫贱的母亲一定会令主人享受到奉献的欢乐,请细心享用她的小浪穴。」
江药林上前先将母亲邝美人的玉腿掰开,在卫蓝手中取过剃刀,把那密密麻麻的阴毛刮光,露出羞人欲死的阴唇、阴蒂儿,由卫丝舐吮着中,再剃清周惠敏的阴毛;两美女从未在别人眼前展露过的性器,再没有遮掩间暴露出来,还在被人羞耻地玩弄,那羞涩欲死的心情令她俩欲哭无泪。
我一边欣赏这场奇淫的表演,一边吮饮李龙宜及彭单巨乳内甘甜的乳汁,幼嫩的玉乳花精梁洛思在胯间含吮我粗筋盘体的巨龙,待一会肏操邝美人时,有充足的硬壮来吸收她的[幻淫天晶] 。
梁洛思赤身裸体,毫不羞耻地像狗一样趴在地上,伸手托住了粗糙如钢的大肉棒,然后毫不犹豫地张开小嘴,先用狭窄的口腔把没有胀大到极限的肉棒整个含了进去,再努力地张大小口唇,含住了钢硬的大龟头舔弄起来,她嫩唇快速地套弄着膨胀到极限的阴茎;她用小手圈住已经变粗长了许多的大鸡巴根部,同时用灵巧的舌头缠绕着阴茎,仔细舔弄起完全探出包皮外的龟头的外棱角;香腮深深的吸起,变得好像湿热紧窄的阴道般,在吸吮男人火灼的大鸡巴一般。她的狭小口腔已经被钢硬的大龟头完全充满,舌头紧紧地贴着肉棒边缘,只能小幅度的移动,口水开始从嘴唇和肉棒的粗筋缝隙中流出。
邝美人的胸口露出一截雪白深沟,无力地任由金色的秀髮披着背后,更突出了修长雪白的纤腰、美腿,也就令双乳更见丰满,更加诱人心魂;我走到她面前,把腻滑雪白的纤细双手放在背后,邪淫地笑着取出江药林身上黑色的丝带,在她背后、腰际打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,同样在大腿边缘,又拉起一段丝带绑了三、四圈,还在她细嫩高挺的小乳球的上方,接着也同样绕紧了三、两圈用以来增加她的身体束缚感;邝美人小穴受着女儿的刺激,只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美乳随着呼吸上下起伏,看起来更加性感迷人。
此刻我像嬉玩準备已久的玩具,大手迅速袭上邝美人腻嫩滑的乳房,搓揉亵玩着、轻轻的摇晃着,没几分钟,便依依不捨地停止了;我自然是用火灼的巨柱刺激她幼嫩的阴唇,一阵酥麻的快感出现在她的阴道口,也许是没有真实感觉男子的火灼太久了,这样的震憾让她有点酸中带麻,麻中带痒,羞辱的痛苦和官感的愉悦在她体内交织着美妙的合奏曲,令她不自觉地伸出粉色的小舌,舔了下自己因紧张而有些发乾的嘴唇,和吟出欢愉的喘息声。
「怎幺样了,被女儿淫秽地舐弄得舒服吗?浪水都氾滥出来了,还装作贞洁吗?快求我狠狠地肏操妳吧!我兇猛的巨龙比那假东西还要令妳快乐得多呢!………」
正受卫蓝与卫丝小舌抚弄全身的周惠敏挣扎叫道:「你这只不要脸的禽兽又想做什幺,快替我鬆绑,不然我们的魔法师来到,就会扭下你的头,变态又低级的魔鬼!你去死吧!………」
因李龙宜遮住了彭单身形,她看不到,所以周惠敏一边叫駡,一边尝试着扭动着双手;卫蓝身上的丝带箍住她的手腕,皮肤没一下子功夫就因摩擦而产生豔丽的绯红;她俩温暖的舌头让周惠敏感觉心中充斥着极大的厌恶感,但光是柔暖的舌头碰触到阴部,又是那幺颤动心弦,已刮得清洁溜溜的小肉窟内的淫水,却毫不掩藏地暴露她淫秽的本质,不继地涌出来,这些液体粘成了一片光润,把大腿根部的幽谷看起来狼席不堪。
我转身见这外表清丽非凡的美女,神情虽仍倔强,柔软的身体却在卫蓝与卫丝的小舌尽量挺高,方便她俩的挑逗;就对她说:「妳的保护者:魔法师彭单小姐在这里,乳牛梦魔在贞洁高贵的宰相前舐本皇的大肉棒………」
彭单柔顺地跪在我脚前开心地捧着阴茎,用细嫩的小嘴含吞着粗犷的大龟头;那巨棒实在太大了,她只能将粗筋凸硬的巨柱前端吸吮着。………
这情景实在太突然了,连最大魔力的魔法师彭单,都是我温驯的女奴,周惠敏震骇得张开樱唇不语,望住彭单努力吸舐我兇猛的巨龙。现在还有谁能拯救她俩!
我享受了彭单的讨好一会,便行至被绑着的周惠敏身旁,先是扣挖她已湿淋淋的小穴一会,将手指上湿粘粘的淫汁抺在她秀嫩的美乳上说:「淫肉窟都这幺湿烫了,还装什幺贞女呢?刚刚两人才玩过假阳具,现在尝尝真的大鸡巴吧!」
雄腰一挺,兇悍的大肉棒真插进她的小嘴中;「啊!……噢……嘓……」我就将这清丽无比美女的小玉嘴,作蘯妇淫奴的淫肉窿肏操,捣得她玉唇尽开、两眼瞪张,想拚命躲避,但被卫蓝捉住娇首,没法阻止。
我暴戾地淫辱了周惠敏的小玉嘴一会,便拔出火灼的巨柱,站立在她的胯间,命卫蓝与卫丝分掰开她双玉腿,让她的小嫩穴暴露在我粗犷的大鸡巴攻击之下,再急冲插入她的阴户之中。
「噗滋!……哎呀……噢……」娇惨的叫声中钢硬的大龟头狠狠的抵住了她的子宫;因为周惠敏感到非常巨痛,所以阴道里的阴肌痉挛颤搐,箍得粗糙的巨龙极度欢畅,忍不住伏下头来咬了她的乳一口,然后在紧凑颤搐的阴嫩小穴疯狂地肏操起来。………
「……哎!呀……噢…噢……噢……啊!…噢…噢…啊!……噢…噢」虽然周惠敏的处女膜早被假阳具插穿,但仍算是未经真阳的处女,我粗糙如钢的大肉棒亦不是普通女子能抵挡,所以她只能流着泪水娇喘中忍受我粗暴地姦淫。
我为了使她不至死在我兇残的大鸡巴之下,捣插了百多吓小嫩窟后,就在阴道里灌射了一口淫幻天精,暗中改造她的体质,故此她在火灼的大肉棒继续磨刮阴肌时,渐渐也感到有点快感,到积聚至不可忍耐之时,她整个人,便发出无助又可怜的啜泣声,不自觉地奉迎我的蹂躏了。
我看着周惠敏淫蕩的反应,巨手捉住卫丝掰开的那边玉腿,托在肩上,捧着她的小屁股,用粗糙的肉棒在狭窄的阴道内艰难地上下戳刺;并愉快的揉动着她浑圆的乳房肉,小巧的乳头也在他的手心滑动着,酥痒的感觉让周惠敏似快乐、似难受,她小口微微张着,发出似有还无的呻吟;我的手指围绕着鲜豔的乳头划着圈捏揸,每一次强烈的刺激都让她大声的呻吟了出来。
「…噢……噢…好美啊!…噢…我…要死了……啊!…噢…噢……噢…噢…啊……干死…我…啊!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…你…的大……鸡巴……干的……人家…好爽啊!…噢…噢……噢………我要……丢…了…啊!……干……死我…啊!…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喔……干……死我吧……干我…啊!…啊……」
周惠敏那对秀腴浑圆的玉乳随着强烈的抽插,快慢有节奏的晃动着,她兴奋的挺向我的身上,阴穴嫩肌如癡如醉地上下颤动着,晶莹的淫液随着抽动,不断地从小穴中流出,我感到当兇悍的大龟头压到她的子宫花苞时,阴肌都猛烈地痉挛收缩,紧紧的吮吸着粗糙的阴茎不放。
她终于忍不住大力的叫了起来「…啊!…噢…主人的大鸡巴…好……棒啊!…噢…噢…噢…大肉棒好猛啊!塞得小淫奴的浪穴满满的!…噢…噢…感觉真好爽、好舒服啊!…噢…噢…」看着脸色绯红的她自愿甘作女淫僕,香汗像露珠一样从身体各处渗出,樱唇 只能发出不清不楚的呻吟声,玉体只能随着巨大的肉棒子节奏晃动,心 爽美舒服得翻天了!
「啊…主人!…用力…噢…噢……用力啊!…好爽啊!…噢…噢…噢……」
周惠敏感觉到主人的大肉棒每次都直探花心最深处,抵至子宫,强烈的快感刺激让她欲罢不能,激烈狂舞中的纤腰彷佛不知疲倦的扭摆着,将最淫秽的神情展露出来;我感受到她的阴道被狂力撑开,用力的含吮着迫进来的巨大龟头,传来阵阵强大吸力,一下一下的吸啜抚咽着钢硬的大龟头,準备奉献出从未洩过的处子真阴。
千多次重重的插入,周惠敏粘稠的花蜜随着硬肉棒子的进进出出而给挤出来,混着了的淫液从肉洞流了出来,随着淫液不断的涌出,火灼的巨肉棒已经被充分的滋润了。
「啊……不行了……要死了……啊…噢…噢…噢…太…美啊!…噢……」
兇猛钢硬的大龟头一会研磨、旋转,一会又疯狂撞击蹂躏,不断被折腾着的娇嫩肉壁配合着,周惠敏的紧紧夹磨蠕动;随着我腰部上下移动,粗糙的阳具不断冲刺的花心,她哪能经得起这种猛烈的冲击,只能不断的娇叫浪喊:「嗯……啊!我快……不行了!…噢…噢…噢…主人…的大鸡巴…太劲了…啊!……噢…噢…噢…不…不要…饶了我吧!……噢…噢…全都洩给您了!…啊!…」
一股热潮从花蕊深处奔涌而出,喷洒在大龟头上,滚烫的感觉让我不禁舒服的打了个寒颤,知道她的处子真阴尽数洩给我了。
在姦淫完周惠敏后,我的目标转向青常女皇邝美人,她的女儿江药林已挑逗得她骚痒万分,周惠敏的无耻淫态更是令她羞赧非常,知道我挺着粗糙的巨柱行近,慌忙闭上了媚眼;她无能为力控制自己的生理反应,明明是不情不愿的暴露,却带来异常巨大的刺激,令淫液自发的流露出强烈的性感需要。
「呵…呵!一边骂一边流出淫秽的浪水!女皇平时一副高贵清高样子,原来骨子 是个淫贱下流的色情狂!………我要好好的调教妳了。骚媚苗条的狮鹫性奴小林,要準备一同享受本皇的抽插!抱她躺在妳的小腹上!………」
虽不知我怎样做,江药林还是依我所说地作,她如白玉般丰润细緻的乳房整个展现在我面前,我猴急的开始吸吮四颗粉红色的乳蒂,使她两母女都酥得呻吟起来;她俩身子痉挛颤抖,从玉体内涌出大量淫秽春潮,当邝美人忍不住的挺起纤腰,主动的哀求我强力抽送时,兇猛的巨龙一下子直刺进她紧凑的阴道里。
「啊!…喔………好舒服…啊!……噢…噢…噢……喔……干我…啊!…噢…噢…噢…………」她也受不住慾焰的蹂躏而浪吟,虚弱的躺在女儿的玉体上,激烈的摇摆娇媚的身躯,魅惑的发出淫蕩地浪叫,欢愉地配合着我的兇悍地抽插,再也不理羞耻的情景了。
没多久时间,就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,她清丽娇豔的面容,只有无尽的媚态,慧黠清秀的大眼,不同于往日的清澈,正燃烧着熊熊的欲火,像一个极其淫秽的浪妇。
我一次又一次轮流肏捣她两母女光滑的小肉窟,浪声狂喊中,两母女同被抽插得高潮狂涌,分不出谁的小穴正享受粗犷的大鸡巴。
一旁的李龙宜及彭单将舌头去舔三人生殖器的结合处,有的时候逗引一下邝美人被粗筋盘体的巨龙从淫穴 带出来的嫩肉,彭单舔到香甜如蜜的阴精更是直吞下肚,刺激得本来就不堪受用的淫发美女一阵一阵哆嗦。
李龙宜的手掌覆盖住江药林的小乳峰,轻柔的磨着她的乳尖,令她欢愉喜悦的扭动着身子,用着淫媚的童音呻吟,她白嫩的腿根,阴户是紧闭着的,宛若处女一般,不时用粉红色的肉缝夹着粗犷的大肉棒。
受到纯洁蜜穴的诱惑,李龙宜手缓缓地向下挪移;在如轻风般地滑过江药林的小腹后,便到达了少女的神秘地带,灵巧地挑逗着她的神秘后花园,令她的娇躯微微颤抖起来,丝毫没有顾虑到她的年纪,另一只手已经在她阴户内插入了四只手指,缓缓的抽送着,除了用拇指挑弄那柔嫩的阴核外,更将食指和中指合併,不断地在江药林的蜜穴最深处抽插着。
江药林青春洋溢的胴体跟着我火灼的肉棒抽插不断摇摆,禁不住的浪叫:「好主人哥哥,肏得好爽…噢…噢…噢……喔…插得好爽,再来…喔……随你怎幺干…我!…再来…噢…噢…噢……不要停,我要舒畅得疯了!啊…啊!…噢…噢…噢………」
当粗犷的大鸡巴离开邝美人淫浪的小穴时,她湿淋淋的阴道不自然地痉挛收缩,紧紧地吮住钢硬的大龟头,像不愿它退出,更慌忙地娇吟:「不要走啊!…噢…噢…噢…给我……我要……嗯…快…再…肏我…噢…噢…噢……痒死了……」她亮丽的水眸中满是春潮,散发着清纯的媚惑,象牙般光润地皮肤底下透着樱花的色泽;粗筋盘体的巨龙进出非常激烈,雄壮的身躯摩擦着阴道内蜜肉的黏膜,火灼的感觉让淫乱的她身体发热,泌出了不少汗珠。高温湿热的紧迫狭窄感与泉涌的爱液瞬间淹没我粗犷的肉棒,令我亦舒服得忍不住呻吟了一声。
经一轮强烈的肏操后,我需要吸纳邝美人的[幻淫天晶]了,粉嫩的小玉穴被粗硬而金黄的巨柱撑得极开,随着钢硬的大肉棒有规律的刺进抽出,她的口中也有规律的呻吟,浮着红晕的脸颊上写着极愉悦神情。「太美啊!…啊!…啊!…大龟头…好烫啊!…噢…舒服得要…尿尿啊!…饶了我…吧!…」
钢硬的大龟头对住邝美人的子宫深处奋力一吸「啊!…」的一声后,突然,她的子宫深处一股浓烈滚烫的阴精喷在我的大龟头上;我吸收阴精的过程中,亦把她深存体肉的大地印记、女皇的权力象徵-[幻淫天晶]亦一同收进脑海中。
我终于得到第三颗[幻淫天晶]了,暂时不理昏死的邝美人,集中大肉棒的力量狂肏她的女儿,百多吓急劲狂操,她也乐死在我的大鸡巴之下;看到其他女奴,慾火焚身的神情,就再挺动我粗筋盘体的大肉棒,逐一令她们享受到无尽的欢愉,作今夜辛劳的奖励。
到了日照中天,床上只有满面愉悦的昏死美女了。…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各位人兄看过记得回帖鼓励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多谢!多谢!
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图片小说月排行榜
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

大家都在看